《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 - 第1章

「吧嗒!」一隻通體雪白的小狐狸從梧桐樹上跳下來,又往園子里的石桌跳上去,目光環射,終於發現蝴蝶的蹤影。正要縱身一躍前去追捕,卻被一雙手溫柔地抱了起來。

「小姐,你又淘氣了!」

善雪又急又氣地點了點懷裡小狐狸的鼻子,往屋裡走去。

「小姐不是答應過奴婢會乖乖的嗎?」

小狐狸看着倒退的景色,碧藍的眼睛裏盛滿不舍,望向女人時又帶着幾分忐忑。

「可是,這幾日繁兒都待在屋裡,都快要悶壞了!」

忽的,狐狸搖身一變,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出現在善雪懷裡。唇紅齒白,眉目精緻,梳着雙丫髻的她渾身散發著天真嬌俏的氣息,不難想像日後的她定有着傾國傾城之姿。

雪善摸了摸商繁兒的頭,滿眼憐惜,暗暗嘆了口氣。

這幾日她太過小心謹慎,把小姐拘得太厲害了,小孩子心性的小姐受不了也是自然的。

「那小姐以後想出去玩了,一定要和奴婢說一聲,婢子剛剛可擔心了。」

商繁兒乖乖低頭認錯,過了一會兒,又抬頭看了看善雪一眼,目光游移。

善雪正拿着帕子給自家小姐擦手,見狀,語氣寵溺地問道:「小姐可是有什麼話要和奴說嗎?」

像是給自己打氣般,商繁兒深吸一口氣,清澈的目光緊緊盯着善雪:「爹爹和娘親是不是出事了?」

見善雪猛地怔住說不出話的樣子,商繁兒眼底迅速漫起淚水,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

在府里的時候她就見過爹娘神色凝重滿眼絕望的樣子。年幼的她不知所措,察覺爹娘不想讓她知道,她也就乖乖的沒有提起過。

可前段時間爹爹娘親把她交給善雪姑姑,帶到這個小院子住下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她不會認為自己父母拋棄了她,多年的疼愛不是假的。

善雪不知道要怎麼說起。

國師府的確是出事了,把小姐帶到這裡也是應對之舉。

忽的,她察覺到有人闖入,快速地將商繁兒抱進懷裡,右手聚氣,指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彎曲尖長。

她也是一隻狐妖。

商繁兒急忙擦了擦淚,善雪如臨大敵的模樣讓她也十分緊張,人小力微的她只能緊緊抱着善雪,以免增加她的負擔。

好在,幾息後,善雪放鬆了下來,想要對商繁兒說些什麼,卻被商繁兒打斷了。

她也聞到熟悉的氣息了!

「是爹爹娘親來了對不對?」

「乖寶!」含笑的聲音響起,風姿卓絕的夫妻二人映入眼帘。

商繁兒開心極了,像個小炮彈一樣衝進兩人懷裡,心裏的委屈如潮水般湧現出來。

「嗚嗚嗚,繁兒好想你們!」

藍珮瑜和商子蘇都紅了眼睛,溫柔地安慰她。

不過很快,夫妻二人就強打起精神,跟她交代今後的事情。

商繁兒還未平復情緒,就被他們的話驚得惶恐不已。

「阿娘為什麼要把內丹給我?我不要去雲丘,我不要離開你們!」

「乖寶不要淘氣,娘親不會害你的。」

「嗚嗚嗚,阿娘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不要!」

商子蘇看到自己女兒頗有胡攪蠻纏的架勢,卻生不起氣。將她抱到自己的腿上,清冷的音色里滿是疼愛。

「乖寶,爹爹和娘親都沒有辦法繼續陪着你長大了,這些事情原本是想着等你懂事之後讓你善雪姑姑告訴你。」

「但是,爹爹的乖寶聰慧過人,現在告訴你,也好讓你有個準備。」

現在的情況就是,身為永安國國師的商子蘇和狐妖藍珮瑜結合併生下一女的消息泄露了出去,他的師兄汪海抓到了他的把柄並要置他們一家於死地,皇帝也默許了這種做法。

他身為永安國國師,資質過人,精於演算,為國為民避禍驅邪,卻終究解不了自身的困局。

自從算出自己一家即將性命難保,卻無解救之法,夫妻二人早已絕望,但為了女兒,他們願意做這逆天之舉。

商繁兒聽了之後滿眼絕望崩潰。

「爹爹,你以前說過的,打不過就跑,我們可以跑的,我們……」

藍珮瑜愛憐地撫摸着商繁兒的臉,似是要將畢生的慈愛都加註在此刻。

「乖寶乖,阿娘只想讓我的乖寶平平安安的活着,不要想着報仇,他們太過陰狠毒辣,娘的乖寶……」又如何能斗得過。

夫妻二人將商繁兒弄暈。

藍珮瑜將她託付給從小到大都陪着自己護着自己的善雪。

善雪也清楚君珮瑜的打算,鄭重地保證自己會將小姐安全送到雲丘狐族。

取丹是痛苦的,特別是還要在未了斷內丹與丹主之間聯繫的同時,施加道家丹火拔除妖氣與雜質。

商繁兒是人妖混血,從小就資質不強,普通狐族的小輩在她這個年紀大多都修鍊出了兩尾,她的卻遲遲不見蹤影。

商子蘇要將商繁兒的資質完全提升,從根本上扭轉她的命格,免去早夭的命運。

「啊!」在丹火的炙烤下,藍珮瑜早就維持不住人形,紅色的內丹在狐身上方懸浮,金色的丹火將它包裹,兩寸直徑的內丹正在不斷縮小 。

光是這樣還不夠。

商子蘇看着飽受折磨的妻子,心中疼痛難忍,聲音顫抖,卻還是下了指令。

「放!」

一口精血被藍珮瑜逼出,噴在了內丹上。頓時,吸收了精血的內丹紅得似墨,光芒大漲!

百里之外身着道袍的人似有所感,目光精準地投向商子蘇一家所在的方向!

終於,藍珮瑜切斷了和內丹的聯繫,氣息萎靡。商子蘇將淪為無主之物的內丹收好,雙手顫抖地抱起狐身的藍珮瑜。

藍珮瑜吃力地睜開眼。

原本的商子蘇清高冷傲,出塵似謫仙,此刻的他卻狼狽不堪,神色哀痛。

「快給乖寶服下吧。」

商子蘇點頭,輕柔地將她放下。

聽到動靜的善雪把商繁兒抱進來放到床上。

商子蘇將內丹放入女兒的口中,雙手結印引導它進入丹田。

進入丹田的那一刻,內丹紅光盛放,籠罩着商繁兒。

內丹含有藍珮瑜兩百多年的修為,商繁兒容納不了如此龐大的力量,全身筋脈被靈力撞擊,被痛醒的她渾身發抖,聲音破碎。

「娘……啊!呃……阿娘……」

藍珮瑜泣不成聲,恨不能以身代之,卻也知曉這一關只能讓女兒自己挺過去。

「乖寶有了你的精血,定能挺過去。」

商子蘇雙手緊握。

內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