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 - 第7章

城西,別苑。

用過晚膳後,纖骨讓下人打好熱水,便趾高氣昂地把她們都打發了出去,關緊房門,替自家主子沐浴更衣。

商繁兒美眸輕閉,玲瓏的玉體被掩在漂浮的花瓣下,藕臂輕搭在桶沿,與其上沾着的幾瓣鮮紅的花瓣交相輝襯,旖旎霏麗。

纖骨用特製的汁液塗在商繁兒鬢邊與耳後等處,片刻後手指往上摸了摸,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指甲一勾,一張面具被取了下來。

纖骨拿着帕子輕輕拭着這張完美無缺的臉:螓首蛾眉,膚如凝脂。水汽繚繞,微濕的鬢髮貼於額角,稍顯凌亂,卻又平添了幾分媚色。臉頰因熱氣浮上幾抹嫣紅,**的朱唇更顯嬌艷。

美目輕閉,纖長的睫毛在眼瞼處投下一層陰影,輕輕顫動。美人睜開雙眼,多情的桃花眼透出絲絲繾綣,慵懶之餘又夾雜着幾分愁緒。

「這面具還是不夠透氣,悶得我心煩。」

商繁兒撩了撩水面上的花瓣,鮮艷的紅與極致的白形成強烈對比,撩人心魄。

「主子,要不要傳信給君上,讓他命工匠再改良改良?」

「君上這麼忙,哪兒還有時間管我這等小事!」

聽着是埋怨,更多的是落寞。

說著,商繁兒把精緻的下巴搭在交疊的藕臂上,嘴唇微微嘟起。

她都離開好一陣了,怎麼還沒有收到陵懿哥哥的信?

相較於君陵懿不在乎她這個選項,她更傾向於君陵懿遇到麻煩沒時間寫信這個理由。

又或是沒能力寫信。

因此,基於這個想法,送信的任務她就強制交給了夢影去完成。只要夢影回了雲丘,就能幫上君上的忙。

美人心生煩憂,若是男子在場,必定要為佳人肝腦塗地,披荊斬棘。

若是女子……

纖骨定了定神。

似乎也要有非一般的毅力才能穩住心神。

「主子,我們何日動身前往閔府?」纖骨轉移話題,不忍主子神傷。

「明日便走。」

商繁兒環顧四周。彭展翮備下的別院精緻非常,一應俱全,用材皆是上等。

果然是富商的兒子,享受得很。

「那明天就能見到閔公子了。」

商繁兒似乎想到了什麼,輕笑。

「嗯,我倒要親眼見識見識這位朝廷新貴。」

————————————-

商繁兒沒有猜錯,君陵懿的確遇到了麻煩。

執柳端着葯正要進屋,卻被一道溫柔的聲音打斷。

「執柳!」

他循聲望去,掩下眼底的焦灼,溫聲道:「妗悅小姐。」

「聽聞君上受傷了,十分擔憂,特地前來探望君上。」妗悅勉強一笑,眼裡滿是擔憂,交疊在腹部的手微微收緊,顯現出主人的不平靜。

妗悅是四長老的女兒,性格溫婉,長相柔媚,講話時聲音柔美的像是能滴出水一般,在族裡是出了名的人緣好。

最近傳聞她被舊情郎傷透了心,已經與他斬盡情絲。

執柳眼底划過一絲嘲諷。剛把君世柯撇了就迫不及待來君上面前獻殷勤,以往可不見她有這麼關心過主子。

「妗悅小姐,君上吩咐過,他要靜心休養,這幾日都不便見客。」

執柳面上滿是歉意:「實在是不巧,不如妗悅小姐過幾日再來探望君上?在下這邊還要趕着給君上奉葯,您看?」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打擾了。」

妗悅眼裡滑過一絲惱怒,面上卻不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