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逆天聖女:今天也在虐渣的路上] - 第8章

很快,夢影的出現解開了兩人的疑惑。

「見過君上!」

夢影單膝跪地,看到主子重傷卧床,十分擔憂。

察覺到他詢問的目光,執柳無辜地聳了聳肩,被夢影瞪了一眼後又心虛地挪開了視線。

好吧!是他沒有照顧好君上。

「是小姐讓我送信回來的。」

夢影遞上信件,又急忙添了一句:「小姐說,君上看過信件再處罰小的也不遲。」

君陵懿幽幽地看着他,黑沉沉的視線壓得夢影喘不過氣,蒔尋和執柳也不敢替他說話。

夢影這個舉動可以算得上是違抗命令,畢竟君陵懿要求他要寸步不離好好保護商繁兒,但是如今他卻回來了。

君陵懿閉上眼。

「你們都出去吧。」

夢影鬆了口氣,後背的衣衫早就被冷汗浸透。

幸好小姐的話十分有用。

族裡的刑罰十分殘忍,若是在那走了一遭,他也沒力氣幫君上做事了。

……

待三人離開後,君陵懿睜開雙眼,方才凌厲的氣勢早已消失殆盡,只余滿滿的溫柔。

他愛惜地摸了摸信封,小心取出裏面的信,珍視的舉動像是在捧着什麼絕世寶物。

他一字一句地細細翻閱,良久,嘆了一聲。

唉,真是拗不過你。

屋外,蒔尋賤兮兮地用胳膊肘撞了撞夢影的肩膀,「哎!你怎麼回來了?那邊怎麼樣?」

夢影面無表情:「這是機密。」

執柳立馬攔住要上前暴打夢影的蒔尋,瞅了瞅旁邊淡然站立表情冷酷的夢影夢大冰塊,內心十分無力。

相處多年的他很容易就讀懂了夢影微表情下的想法。

哼!諒你也打不過我!

「夢影一向都是死腦筋,蒔尋大人又何必與他置氣。」

「哼!確實是榆木腦袋!」

夢影也不與他逞口舌之快,徑直看向執柳,問起君陵懿的傷勢。

「前些日子去了趟梵山,遭遇伏擊,君上就是在這一戰中受的傷。」

夢影擰眉。

君上的實力在雲丘乃至整個妖界里都是數一數二的,又怎會如此輕易就受了傷?

來人的實力竟如此深不可測嗎?

執柳繼續補充:「君上收到了一封信,上面說有先王遇害的消息,要求君上本人親自前往。」

「然後,君上就去了?」

時蕁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瞄了他一眼:「你家君上什麼德性你不知道?他呀,早就暗中搜探過了,之後就收到了警告信,

猜你喜歡